<dd id="egmmn"></dd>
  • <dd id="egmmn"><noscript id="egmmn"></noscript></dd>
    1. 
      
    2. 教育公益的良心擔當,探尋慕課模式的發展邏輯

            如今創業者談論起“互聯網教育”時,很少有人會把互聯網拉平地域教育鴻溝的普惠一面劃重點,默認為這是一塊巨頭尚未壟斷、流淌現金和高估值的“迦南之地”。

        而線上教育廣受關注多半是從慕課(MOOC)網站發軔的,這幾年很多教育O2O、直播課堂、題庫答題再到AI教育等項目風光無限,慕課模式倒略顯寂寥。

        幸運的是,教育本質不會因風口而改弦易轍,即便是“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傳統在商業化喧囂中有些模糊難辨,任何從事教育行當的人,都會被反復追問一個問題:在KPI之外,社會價值在哪里?

        1  慕課比很多人想象中生存的更好

        慕課的雛形是網絡遠程教學,被稱之為“網校模式”,作為中小學應試教育的課件補充,走的是to B市場,一直不溫不火,而這與真正意義上的慕課(MOOC)即“大規模在線開放課程”模式還相去甚遠。

        2012年斯坦福教授創立的Coursera平臺為標志,慕課從此打上“互聯網免費大學”、“隨時隨地上名校”的烙印,截止目前Coursera合作高校達143所,開設1894門課程,在全球有超1700萬的學習者。當名師把優秀教學內容搬運至課堂時,理論上很多二三流學校老師飯碗不保,而事實證明,慕課模式對現行教育體系并未沖擊,全美幾乎所有的常青藤名校都加入了慕課系統。

       

      在國內知名慕課網站如網易教育旗下的中國大學MOOC、網易公開課,學堂在線,以及果殼網旗下以IT培訓為主的mooc學院等,其中,中國大學MOOC用戶達900萬,合作院校700多所,課程5000多門,選課人次3800萬 。目前國內超80%以上的985高校加入MOOC大軍,毫不夸張的講,慕課網站匯聚中國大學最優秀、體系化了的教學資源。

        在國內知名慕課網站如網易教育旗下的中國大學MOOC、網易公開課,學堂在線,以及果殼網旗下以IT培訓為主的mooc學院等,其中,中國大學MOOC用戶達900萬,合作院校700多所,課程5000多門,選課人次3800萬 。目前國內超80%以上的985高校加入MOOC大軍,毫不夸張的講,慕課網站匯聚中國大學最優秀、體系化了的教學資源。

       

        大眾教育每一次深入推進都免不了精英主義的質疑,北大中文系教授陳平原曾說,“我必須看著學生的眼睛才能講好課”,“盡可能傳播給每一個人”的慕課模式并不適合小班專業授課趨勢。如果不考察小班教學只為部分名校研究生深造所享有,很容易產生這種“何不食肉糜”的錯覺。

       

      (四川大學教授王紅在線下為中學生講詩歌鑒賞課程)

      (四川大學教授王紅在線下為中學生講詩歌鑒賞課程)

       

        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系教授王紅開設的課程《中國詩歌藝術》是川大每年會開的國家精品課,“這12年選課的學生加在一起,決不會超過5000個”,而課程放在中國MOOC上,“僅開設一個學期,選課者最少1萬”,讓王紅教授倍感欣慰的是,《中國詩歌藝術》被中國大學MOOC和公益項目美麗中國列入適合中小學生學習的慕課課程清單。

        當然,慕課“一對N”優勢在一些人文通識類課程里并非十分明顯,在大學英語口語、大學計算機、大學數學等教案相對標準化一些的課程中學生選課基數更為驚人,一堂課比在老師在學校里一輩子教的學生還多,這讓渴望“桃李滿天下”的老師很難不動心。

        慕課模式最核心的優勢是優質內容以及零邊際成本。無論是美國的Coursera,還是中國大學MOOC,共同之處是既對接學歷教育課程體系,又打破依靠升學考試分配學校的教育模式給莘莘學子帶來的視野局限。開放的名師錄播課猶如“鯰魚”激活沉悶而封閉體制教育,互聯網把求知的選擇權下放給學生的同時,也促進了老師在教學上的互鑒。

        2  不可忽視的“教育公益”中流砥柱

        根據公開資料,我國目前九年義務教育完成率達97.58%,但是農村高中完成率僅三分之一,大學入學率為42.7%。透過這些數字,即便說現在大學生并不稀罕,有人開玩笑說,一塊磚往北京大街上砸過去都能砸中幾個博士,但與歐美發達國家及日韓鄰邦相比,我國的國民教育整體文化程度并不高。社會進步車輪轟鳴向前,那些失學的、輟學的個體在大概率上是拋物線第一波甩出的對象......

        限于經濟發展水平帶來的教育不公平問題正愈演愈烈,中西部地區偏遠的山區、農村的生活條件留不住優秀老師,有的情愿放棄編制去沿海教育培訓機構打工;大多數一、二本院校的師范生不愿意去四線以下城鎮及農村教書;即便是那些優質公立教育資源扎堆的一、二線城市,中產階級還在為下一代長遠計買“學區房”而爭得頭腦血流。

        越是黑暗角落,微弱的教育公益之光就越可貴。國家日益完備的助學貸款是頂梁柱,NGO組織比如希望工程、美麗中國、馬云鄉村校長計劃等添磚加瓦,一些教育明星公司如新東方與好未來嘗試落地更多“雙師課堂”;匯聚如此豐富名師、免費公開課資源以及成熟的課程教學體系的中國大學MOOC,可以說是“為公益而生”的!

        在很多印象中,慕課是為大學生備課或自學準備的,根據中國大學MOOC統計,目前中小學生學員超過30萬名,并呈現上升趨勢,一些勇于創新的中學老師向中小學生引入了慕課課程。

        美麗中國支教老師徐天一表示,“城鄉學生間相差的不是智力、學習能力,而是一種遠見,一種可以讓孩子們知道為什么而學的動力。”這種擔憂并不過分,互聯網渠道下沉及滲透固然帶來很多新事物,也讓很多缺乏“信息免疫”的孩子沉迷于玩游戲和看花邊新聞,如果不善加引導,他們恐怕會“空入寶山”,甚至荒廢學業。

        中國大學MOOC與美麗中國支教項目聯合發起“一起看見更大的世界”公益計劃,第一期在昆明600公里外的臨滄市臨翔區圈內鄉斗閣中學舉行,在慕課視頻里的大學教授、名師們走進鄉村課堂給中小學生講課,“粉絲”的求知熱情讓人動容。

       

      (華中科技大學副教授徐學軍帶領選修天文慕課學生上課)

      (華中科技大學副教授徐學軍帶領選修天文慕課學生上課)

       

        類似這種“慕課”名師參與支教的公益活動值得慕課行業反思,此前我們習慣了把慕課人群定位為大學生群體,或為白領人群“充電”;而事實上,很多文化通識類課程更能激發中學生求知心和探索興趣,是打開一扇無限可能的窗戶,“一起看見更大的世界”公益計劃更重要的是“授人以漁”,讓學生獲悉慕課這一學習途徑能夠終身獲益。

       

      慕課模式作為K12教育的補充并大獲成功的另一個例子,就是薩爾曼·可汗幾乎以一己之力創辦的可汗學院,通過錄制基礎教育的“硬知識”視頻而獲得微軟、谷歌的投資。從長遠來看,由優秀教師集體自主生產優質課件的慕課形式,是源源不斷輸出知識滿足越來越多學生剛需的保障。

        慕課模式作為K12教育的補充并大獲成功的另一個例子,就是薩爾曼·可汗幾乎以一己之力創辦的可汗學院,通過錄制基礎教育的“硬知識”視頻而獲得微軟、谷歌的投資。從長遠來看,由優秀教師集體自主生產優質課件的慕課形式,是源源不斷輸出知識滿足越來越多學生剛需的保障。

       

        3  慕課模式的挑戰及新動向

        俞敏洪老師曾在2015年的一次演講中認為,慕課模式的完課率很低,核心是沒有解決學生吃苦的問題,美國三大慕課網站(Coursera、Udacity、edX)并沒有找到盈利模式。

        不光是慕課,幾乎所有線上教育課程都存在著完課率低的痛點,由于慕課C端“寬口進”涌入,使得課程結業比例顯得更低,“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有自律和毅力的人畢竟只占少數。

        經過多年發展,慕課網站形成一套激勵用戶持續學習并完成課程的方法論,比如鼓勵用戶在學習慕課時參與同學討論提問,并由老師定期答疑,課程通過之后授予課程的結業證書,以積分鼓勵學員寫筆記、評價、制作思維導圖等,這成為慕課網站運營的重點。

        一些慕課網站還結合社會熱點開設學生感興趣的課程以增強內容吸引力,筆者就在中國大學MOOC網站學習北大老師開設的《人工智能原理》,這么好的免費精品資源與市面上良莠不齊的知識付費課程相比,讓人感嘆是“業界良心”!

       

      教育公益的良心擔當,探尋慕課模式的發展邏輯

        那么,慕課免費公益模式是否具備盈利的可能性?

       

        除了學員在學習課程后購買認證證書以做留念之外,移動支付的便利讓用戶為優質內容付費的意愿明顯增強,對知識產權的回饋為許多“數字原住民”所贊同,甚至在得到及混沌大學等平臺也活躍著不少焦慮的大學生群體,一些慕課網站移動端App是否可以借鑒直播以及公眾號的打賞模式呢?

        由中國大學MOOC平臺開發的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規模私有在線課程)系統在B端開始流行,由學?;蚱髽I購買云服務系統向內部學員開放,也有助于提升慕課用戶使用粘性,提升全社會教育慕課化的水平。

        慕課平臺盈利探索并非是為了創收,而是為了讓教育普惠化的道路走得更加從容,正是慕課對嚴肅學科、非功利化純粹知識的堅守,使得慕課平臺成為互聯網教育中的守望者。

        結語

        講過“存在即合理”的黑格爾也說過“合理即存在”,慕課模式作為線上教育元老,堅持為學生輸出有價值的免費優質教學內容而屹立不倒,得益于名校名師的無私耕耘。慕課平臺作為老師、學生的開放連接者,沒有一份教育公益初心的執念,很難在日益以資本為導向的線上教育領域中不改初心,如何讓慕課模式更加生機勃勃,自由生長,仍任重道遠。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靠譜的阿星